<tbody id='eodz136h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8pxy0rxw'></small><noframes id='xb0ikgq2'>

    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散文 >

    印象吉布提

    吉布提坐落于遥远的非洲东海岸,是连接阿拉伯海和红海的重要海上贸易通道,战略位置十分特殊,被西方称为石油通道上的哨兵”。   在2008年前,吉布提是什么样子散文,只有远洋船员知道散文百家,中国海军并不熟悉。 那时,我还在大学的教室里,对此更一无所知。   今年年初,我有幸第一次踏上这片神秘的国土,蔚蓝的天空下,没有繁华的街市,没有耀眼的翠绿。   那天,船缓缓靠上多哈雷港,码头上巨大的振华港机设备呈现眼前,它们张开钢铁臂膀,像是在欢迎远道而来的祖国亲人一样,令人格外亲切。   站在码头上,环扫一圈,城市沿海而立,房子依山而上,树木不多也不高,路上车辆稀少,很难见到像国内车流、人流穿行的景致。   当天晚上,我们调换到一个老码头附近靠泊,码头边上的围墙各国海军的涂鸦随处可见。 据说,这是从2008年开启亚丁湾护航后,世界各国水兵们用特有方式留下的纪念。 墙不高,不算太长,后续到此的护航官兵因为没有空余的墙面,他们不约而同选择将早前的涂鸦盖掉,也算宣誓了主权”。   码头是地方货运码头,路面上的煤炭灰几乎要淹没脚面,所以,你能想象出只要有卡车驶来,这里必然尘土飞扬。 纵是这样,水兵们并不惧怕,用他们的话说,只要能接地气,怎么也比海上强。 这倒不假,长期海上为家,岸上做客”的生活,让许多水兵们患上了焦虑症”思乡病”,渴望在陆地上逗留。   第二天,我们包车游览吉布提,开启了美妙的陆地之旅。 高耸的山脉,深陷的湖泊,让人目不暇接,吉布提的神秘面纱在我眼前渐渐拨开。 车开了半个小时,城市渐行渐远散文百家,吉布提的乡村一下子就让我们所有人开了眼。   车上的一名战士说,现在的吉布提比2014年时好很多了,那时候去往东非大裂谷,道路坑坑洼洼,残破不堪。 而今,中国援建的马路让吉布提变得四通八达,再也不受颠簸之苦。   通往东非大裂谷的道路穿梭在山岭之中,沿途之上,吉布提当地百姓搭建的简易房子格外醒目。 这种房子是用石头块摞起来的,围成一圈,只有一人高左右,屋顶上有的用破布罩着,有的干脆用废旧品盖着。 路上的老百姓衣衫破旧,很多小孩子光着屁股,赤着脚,满地跑。 周遭没有学校、没有医院,他们过着极为原始般的生活,让我颇感意外。   在很多空地上,几乎都有成片的石头,大小匀称,像是堆放好了一样,其实并不是这样子,这是经过自然风化后呈现的景象。 道路两边,还有一种被称作骆驼刺”的植物,夺人眼球,树木不高,树顶上有些绿意,枝干不粗但很密,它是这个干旱大陆上生命力极强的物种散文百家,也是吉布提单峰骆驼最爱吃的树种。   车辆飞驰,道路两旁的景致大致相同,但是也有一些村落是联合国援建项目,那里的房子看着不大,但地域特色明显。 以前,我也看过很多部非洲纪录片,但只有身临其境才知道生活的意义。  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,我们到达东非大裂谷景区”。 在这里,没有醒目的景区标志,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壮阔,但是可以清晰地看到被地震摧残过的伤痕。 山谷很深,没有树木,裸露的泥土显示出这里的贫瘠,向远处眺望,山谷延伸到天边边,目之所及,大自然的力量着实触目惊心。   半个多小时后,车队抵达下一个地点——盐湖。 这里与大海相连,由于经年累月风吹日晒,盐块自然结晶,形态各异,没于水下,美不胜收,像是大自然馈赠的礼物一样,叫人眼馋。   戏水踏浪,留念拍照。 不一会儿功夫,我们个个眼睛上挂满汗珠,皮肤也红红的,这里的紫外线强度令人后怕,只要抬头看下太阳,眼睛似乎都要被刺穿。   戴上帽子、墨镜、穿上长袖,大家几乎武装”到牙齿,就是为了留下精彩的瞬间。 好景不长,因为再美的风景也有无情的一面,随行的官兵有的掏出矿泉水,咕噜咕噜一口而尽,有的则早早地躲回车上,低着头凝视着眼前。   现如今,吉布提的自然风光还未受到现代工业的侵蚀,蓝天白云间尽显大自然的厚爱,但漫步吉布提街头,越来越多其它肤色人种聚集这里,他们多为海上贸易而来,将来,这里是什么样子,我不知道,但我相信,凡是有中国人踏足的地方,必定会为这里带来发展的气息。
    漫谈散文 历史散文 电视散文欣赏 散文百家
      <tbody id='49ruo2ax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1hroccj9'></small><noframes id='65ns2b8p'>

    上一篇:一念之差
    下一篇:永恒的爱
      <tbody id='i8dsxip0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z2u2maol'></small><noframes id='njycq0r3'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