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'ghrs7prf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o9s9ssza'></small><noframes id='9kjqed8f'>

    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散文 >

    一念之差

    1975年,我是一名新兵,分在万山某岛二排。 夏季的一天下午,轮到我站岗,与往常一样,穿好军衣、鞋袜,戴上帽子,系好腰带,背上子弹袋和步枪,一会儿就来到哨位接岗。 哨位在一个小山坡,海拔约100多米,背山面海,前后左右有裸露石壁、形状各异的石头、丛林杂草。 东边有通往码头的小路,西边依次是菜地、营房、操场,南面陡坡下是浩瀚的南海。 此时天气晴朗,气温舒适,空气纯得令人舒心,海风吹得让人陶醉。 眼前整个视界是碧蓝的海水、蔚蓝的天空,海连着天,天靠着海,真的是海天一色。 头顶不时有白云漂过,远处渔船摇晃移动,近处浪花雪白耀眼,人犹如处于流动的巨画之中,感觉有点漂漂然。 站岗的主要任务是观察海面和岛上情况,有没有可疑船只,有没有人登陆关于生命的散文,有没有敌情,岛上有何异常,确保驻地安全。 站岗不同操课训练,也不同学习干活,几个小时不容易过,激情过后是无聊与寂寞,通常通过巡视、观察、思考问题来转移注意力,打发时光,挨过那一分一秒。 下午4点过后,太阳的射线有所减弱作文,我无意发现避风一边海湾有好多黑团,于是顺着黑团方向往下走,行至直线距离百米上下关于生命的散文,这时基本可以看清水面。 哇!海龟!海龟!我兴奋不已。 这是我平生首次见到的海龟群,小的有几十厘米,大的将近一百厘米,形状与过去农村的蓑衣相仿,它们正在嬉戏,一下子浮出水面,一下子潜入水中;一会儿翻滚,一会儿进退,太扎眼啦,非常刺激,非常有趣……观察了一会,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,放它一枪吧关于生命的散文,看下来海龟会怎样?是各自逃离,还是潜入水中?中枪者是死?还是活?我估摸,这样的距离与实弹射击相似,目标比靶子大,打中它们应该没问题。 人们常说:冲动是魔鬼!我已经用枪多次瞄准,试了试,就差扣动扳机。 就在快要实施行动时,脑子突然一振,打海龟有什么理由?事后如何交代?会造成什么后果?哎呀!这不是自己好奇好玩,图一时之快吗?这不是没事找事吗?险!好在子弹尚未飞出,头脑冷静了下来,避免铸成大错!要是扳机一旦扣下,无故开枪,违反军纪,这可是大事啊!善恶就在几秒钟,就在一念之差!过后,我庆幸自己没有酿成恶果,闯下大祸。 如子弹一出,我的人生或许改写。 首先,自己可能要受部队纪律处分,还会连累班、排、连顶头上司。 更重要的是自己一生将背负十字架,受良心煎熬。 据专家考证,海龟的祖先早在2亿多年前就出现在地球上了,是有名的"活化石"。 《世界吉尼斯纪录大全》记载,海龟的寿命最长可达152年,是动物中当之无愧的老寿星,民间更流传着千年、万年龟之说。 我国沿海老百姓将海龟视为长寿的象征和吉祥物,许多渔民捕到海龟后将其放生,回归自然,而我为了取乐却用枪打它,那不是造孽吗?这一枪下去,也许我一辈子不得安
    散文诗沉默是金 秋的散文诗 沈从文经典散文 关于生命的散文
      <tbody id='akcd1zj0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0ro7kz9p'></small><noframes id='ori4ij1a'>

      <tbody id='wgu10ms8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i1lvpvvb'></small><noframes id='7zxpa6xt'>